停车费问题远不是仅3收入进财政口袋社会法奢侈品市场和消费

养生人群 2020年02月15日

停车费调剂不能任由行业协会自说自话

据《新快报》报道,广州咪表停车费将进行调剂,调整方案包括咪表阶梯式收费和延长10元过夜时间等措施。对此,停车场协会有关负责人明确表示反对,他们认为由于咪表仍基本是人工收费,阶梯收费后收费员每小时刷卡将致使增收部份大量流失,没法监管,“如何保证增收部分能兼顾用于发展公共交通呢”?

且不说停车费涨价以后,咪表收入增收部份能有多少进入财政口袋,即使有进入的,又有多少用于公共交通。事实上,直到现在咪表帐本照旧是笔糊涂账。更何况,依靠停车费涨价增收发展公共交通本就是南辕北辙,停车费是不是应当涨价,最根本的根据是能否治堵,如果“涨价治堵”终究被事实证明纯属一厢情愿,那么不管停车费涨价增收部份用在何处,涨价都难以自圆其说。

退一步讲,从咪表收费角度来看,人工收费的确存在监管困难,不排除管理员贪污致使增收部份流失的可能,但要明白的是,这从头到尾都只是咪表企业自己的事情,岂能由于企业收费手段陈旧和监管技术落伍,反过来绑架公共利益?要知道,当初有关负责人言之凿凿,宣称这两家咪表企业,既有咪表和IC卡生产资质,又有咪表管理经验,现在所谓的技术优势那里去了?

暂不追究话语中的自相矛盾,可以说,这两家拥有广州6000多个咪表停车位经营权的咪表企业,一直都是问题缠身:一家被暴光在2008年经营权到期后继续经营三年之久,并在2011年再度竞标成功,另外一家被质疑在2011年咪表招投标进程中存在关联交易。在去年停车费调剂前夕,两家企业又被暴光存在漏缴停车泊位经营权收入、私划停车位等问题。

从已公然的信息来看,咪表停车充斥着泊位数“打架”、帐本混乱、违规侵占公共资源乃至利益输送嫌疑,可谓乱象重重。如今纵然不展开调查,完全清算咪表收费乱象,重新审核咪表企业经营资质,最少在公共决策中,不能再任由其代言人自说自话,混淆视听。

固然,任何公共决策都会存有争议,相干利益方进行公然博弈自在情理之中,也是公共决策科学化与民主化的应有之义。问题在于,不同层面的利益方对于决策是不是具有同等的博弈气力,不同的意见是不是都能转达到决策的制定进程中,作为居中裁判的行政部门又在其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?

公众记忆犹新的是,当初停车费终究调剂方案正是听取了咪表企业代表的意见,关于咪表所能看到的账本基本来自于为咪表企业代言的停车场协会,而公众从一开始就对咪表泊位数、停车收费帐本穷追不舍,对涨价治堵论调充满警惕,惋惜这些意见终究都石沉大海。

如今连相干部门都开始收起“涨价治堵”的论调,作为利益相干方的停车场协会都开始承认停车费过高,那末由此不难反问,当初制定停车费涨价决策的科学性和民主性何在?如果“涨价治堵”不成立,是不是应当恢复原来停车价位?这个值得有关部门重视。

经期延长要吃什么药
宝宝地图舌注意什么
下肢静脉炎怎样治疗
前列腺癌术后ED
双鲸维生素D滴剂孕妇能吃吗
友情链接: